<address id="rj5v3"></address>
        <address id="rj5v3"><nobr id="rj5v3"><meter id="rj5v3"></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rj5v3"><form id="rj5v3"><th id="rj5v3"><progress id="rj5v3"></progress></th></form>

            桂林排插價格社區

            我小時候打死一條蛇,長大后可以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樓主:鬼叔說鬼 時間:2021-10-28 12:19:12

            在鄉下爺爺家時,跟幾個發小在田里抓泥鰍,不小心就抓了一條蛇,嚇的我當時就扔掉了。

            但幾個發小膽子大,可能是玩心重,最后圍著那條蛇,將它活活打死了。

            我那天十分的害怕,回家也不敢說,后來發小先后出事,要么生病醒不來,要么忽然腿不能走了。

            一開始我還不知道害怕,等到一天晚上做夢時,夢到一條大蛇要咬我的時候,我才反應了過來。

            蛇,是一種靈性的動物,沒少聽老人們說蛇仙的事情。

            這一下,我也不敢隱瞞爺爺了,跟爺爺說完后,爺爺大怒,嘴里念叨著什么,那晚就出去了。

            那天晚上,雨下的很大,爺爺很晚都沒有回來,他走之前做了一大桌子菜,但不準我動筷子,我只能坐著看桌子上看著一桌子的菜肴。

            外面雷聲不斷,黃色的燈泡在老屋堂搖晃,我嚇的哆嗦,但只能等著。

            那晚,我等了很久很久,爺爺才回來,回來的時候爺爺像變了一個人,對我十分的嚴肅。

            并且態度也很怪異,不讓我坐著吃,給我夾了菜,讓我蹲邊上去,而他自己一個人坐在八仙桌前,倒了四五杯的酒,不時跟空氣說話。

            我嚇的一句話都不敢說。

            等吃完飯后,爺爺就讓我回房間睡覺,還特意囑咐我要睡在床下,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看爺爺這么兇,我也照做了。

            地面冰涼,我很晚才睡著,迷迷糊糊睡過去的。

            那天,又做了一個夢。

            一個斷腿的女孩出現在我的夢中,似乎對我說了什么,可我根本聽不到。

            第二天,爺爺就讓我爸媽來接我了,不知道為什么,我看到爸媽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的眼圈都紅紅的,從那天開始,爺爺就很少讓我去鄉下了,想我的時候,也是他自己來我家看我。

            后來,我問過不少次那天的事情,爺爺決口不提,每次說到這個,他都十分的憤怒。

            之后幾年,我依舊記得這件事,至于那些發小,我沒有再見過面,每次清明去鄉下,還故意去找過,但都找不到。

            問爺爺,爺爺只是說他們去外地了。

            慢慢的,我也就淡忘了。

            直到今天,我收到一封黃黃的信。

            坐在爺爺的老房子里,還是以前的擺設,但爺爺已經不在了。

            一星期前,爺爺就去世了。

            爸爸親手把這封信交給我的。

            看完這封信后,我眼淚嘩嘩的落,心中還有恐懼。

            信上,爺爺說的就是這件事。

            信上提到,我們打死的那條蛇,并沒有死,而是跑回了蛇巢。

            蛇有靈,沒有咬我們,我們卻差點打死它,它報復了其他的發小。,

            我找不到他們,是因為他們都死了,先后死去的。

            但這個事情村子里的人都不敢說,怕連累村子。

            而我,能活下來的原因,是因為我爺爺那晚出去。

            那一晚,爺爺是打著燈籠出去的,在山上轉悠了很久,任由雨水淋濕自己,滿大山的找那個蛇巢,找到后,也不知道爺爺用什么辦法溝通,才保住了我的命。

            至于那桌子菜,不是燒給我吃的,而是給那群蛇吃的。

            鬼神靈,我們都無法看到,我這一下才明白,為什么爺爺那天會對著空氣說話了,會那么嚴肅了。

            而最后,也是最關鍵的一句話,

            爺爺說,我二十一歲后,就會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那條蛇也會來找我,因為那是我的妻子,不準退婚事,不然小命不保。

            握著信,我回想起爺爺的死因,是因為舊疾,而那年我走后,爸爸就去了鄉下,好像爺爺病倒了,可能就是因為那年大雨淋的。

            后來就落下了病根,這次他走了,我剛好畢業,為了我開心畢業,爺爺沒讓家里人打擾我,所以我連他最后一面都沒見上。

            那一天,我趴在八仙桌上哭了一晚上,迷迷糊糊我似乎感覺有人在摸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看到了爺爺,

            他邊上跟著兩個穿著古代官服的人,爺爺對著我揮手微笑,我想去抓住他的手,爺爺一下子不見了。

            睜開眼睛,我看向四周,依舊是空蕩蕩,哪里有人。

            低頭看著桌子上的信,我搖搖頭,因為我現在是一名實習警察,無神論,深入我的心,雖然爺爺的話,要相信,但說娶一條蛇,我感覺還是很無稽之談。

            看了看窗外,已經天亮了,我起身給爺爺奶奶的照片擦拭了一下,收拾了一下,出門離開了村子。

            回到家里后,我哪里都沒有去,就躺在家里,爺爺忽然去世還是讓我難以接受,實習單位我都還沒去過。

            迷迷糊糊,我就睡了過去,再醒來的時候是被電話吵醒的。,

            接起來后,那頭傳來了呵斥聲”實習警員李少白?”

            “恩?”我微微一愣。

            “我是你的師傅,快點給我到局里來報道,人手不夠用了!”電腦那頭傳來尖銳的聲音。

            我一下子清醒了。

            師傅,也就是帶我的老警員,在我們警界一個不成文的規矩,一般新人,都會有一個老警帶隊的,可這次怎么會是個女的,聽聲音年齡還不是很大。

            連忙回答:”好好好,我這就來!”

            ”直接到工業區來,這里有案子,給我穿戴整齊了!””那邊囑咐了一句后,就掛了電話。

            我聽著盲音,嘀咕:千萬別是那種羅剎大姐??!

            起身洗漱,拿出了燙好的衣服,穿上后,下樓騎上了自己的小毛驢就往工業區過去了。

            約莫十幾分鐘后,在一家廠房邊上的田野,我看到了警車。

            此刻,四周已經拉起了警戒線,圍觀的人不少,應該是附近的工人。

            快速走進去,我穿著警服也沒人攔我,等走進去后,我看到了一個美麗的女子穿著警服蹲在田地里和幾個中年男子在商量什么。

            不會就是她吧。

            看著背影我心中嘀咕。

            邁步過去,剛到那里,女子這時候回頭,我楞在了那里。

            標準的瓜子臉,畫著淡淡的妝容,警服勾勒出了她完美的身材。

            第一視角,完美。

            不過,看來不是了,帶我的人怎么會這么年輕,這明顯就是警花么?

            ??“愣著干什么,李少白對吧,戴手套,拿手術刀,其他人員周圍搜查仔細了!”

            女子干練的戴上了口罩,然后對著我招呼。

            我先是一愣,心中狂喜,竟然真的是她,。

            連忙從邊上一個干警手里接過了手套,拿著手術刀就過去了。

            蹲下身,我看了一樣地上的尸體,尸體全身發黑,已經出現了密集的尸斑,這明顯是死幾天了,一股惡臭從尸體散發。

            我微微皺眉。

            “戴上!”

            這時女子遞給我一個面罩。

            我接過口罩戴上后,出聲”死了那么多天,讓法醫來吧!”

            女子看了我一眼,探手按在了尸體的手臂上,手術刀就隔開了血管。

            里面瞬間冒出了一股白色的蟲子。

            我整個人懵逼在了那里,下意識開口:”腐蟲!”

            “不是,腐蟲沒那么細小,去把那手臂也割開!”

            女子立馬否定了,讓我去另一邊。

            我照著做了,邁步就過去了,剛拿起手臂,就感覺尸體手臂下有什么東西在跳動。,

            閉住呼吸,割開了手腕,大片的白色蟲子涌出,混合著黑色的血液,我差點沒吐出來,胃里一陣翻騰。

            “嘔”

            我是真的有點受不了了。

            女子這時候站起身,看了一眼我一眼后,邁步就往出走,邊走邊拿出了手套。

            我跟在后面,然后就看她從車上拿過了一個漢堡和一杯可樂,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再看這女子絕美的面容,實在難以想象,這妮子是什么口味了。

            “綜合一下剛才你所得,我先把我有的消息跟你說說,這是這個月第八具尸體了,代號暗,你說說看你的總結吧!”

            她說著又咬了一口漢堡。

            我捂著嘴努力克制胃里的翻騰。

            “大姐,這怎么說總結??!”我有些無語,就這么一看,讓我如何判斷,神探也不過如此吧。

            “你就沒發現,這案子和普通案子不同?我說了,這是第八具尸體了,死法和現場都和之前的案件相同!”

            女子提醒了一句。

            “連環殺人案?”我立馬出聲。

            她翻了翻白眼,喝了一口可樂。

            “廢話,再仔細想想!”

            我心中郁悶,但還是想了想。

            ”死者出現了大面積的尸斑,應該死了幾天了,一般殺人案第一要查身份,咱們可以先著手這一步!”

            我深沉開口。

            “滾犢子,就你這頭腦還辦案呢,這具尸體是女的,身上沒有任何有效證件,同時,我再給你一個信息,這個女的死亡時間絕對不超過一天!”

            說這話的時候,這妮子對我露出了一個神秘的微笑,這笑容讓我心中發寒。

            “不超過一天,那么多尸斑,你坑我??!”我立馬反駁。

            “你等會看法醫報告吧,我回局里了,晚上你守在這里,尸體半個在泥土里,不要問那么多,總之別通知人來搬了,今天不會有人來了!”

            說完,她上車發動車子,沒等我開口,直接倒車了。

            “喂,為什么我留在這里!”

            “笨就多做點,小菜鳥!”

            然后我看著汽車絕塵而去。

            ?“哥們,你跟靈姐的?”這時邊上一個干警問我。

            我木訥的點頭。

            “哈哈,那你有的受了,你等法醫吧,我們先走了??!”這干警說著

            沒等我反應,他們就上車了,然后快速離開。

            “喂喂,不會就我一個人吧!”我連忙喊了一句,根本沒人搭理我了。

            心情郁悶,周圍的人已經散去,目光看周圍,在田野邊上放著一個帳篷,看了看天色,已經黑了。

            我也沒多想,只能自認倒霉了,就去那邊開始組建帳篷,等弄好后,我在工業區找到了一家超市,買了一罐泡面,只能這樣簡單解決了。

            帳篷內,我吃著泡面,盡量不讓自己去想外面的那具尸體,可腦海里滿是那蟲子的影像,看著泡面,我一口吐了出來。

            ??“呼,這第一天上崗就來這種事情,我怎么那么倒霉??!”

            說著話,我拿出手機,躺了下去。

            剛想看會小說,外面似乎有什么動靜傳來。

            心里咯噔就是一下,我一下子坐起身,看了看手機,都特么快十二點了,警戒線拉著怎么會有人來呢。

            下意識腦海里就想到了那具尸體。

            尼瑪,不會是起尸了吧。

            想到這里,我搖搖頭“自己嚇自己,這種事情怎么可能!”

            ??“咯吱!”

            這時一道聲音清脆傳來,似乎有人踩在了泥土里跟水混合的聲音。

            四周安靜,這聲音清脆,現在可是冬季,不可能有人會這么晚出來田野溜達吧。

            我立馬坐起身,越想越不對勁。

            小心的拉開帳篷,剛露眼就聞到了一股惡臭,我一陣惡心,當看去的時候,一只血紅的眼睛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媽呀!”

            我嚇的連忙往后倒。

            連忙摸向了帳篷,剛剛那雙眼睛是什么,好像,好像是那具尸體。

            精神緊繃,我抓住了泡面的叉子,身子開始發抖,死死的盯著我打開的那條縫。

            然后就看到了鏈子被拉開。

            ??“咯吱,咯吱!”

            聲音不斷傳來,我眼睛瞪的老大,然后就看到一滿是泥濘的身影站在外面,手臂不斷的落下白蟲子。

            看向臉的時候,她似乎在笑。

            ??“桀桀!”

            ??“你別過來,我有武器!”我大聲呵斥,腿打著哆嗦,膀胱似乎有什么東西要流出來了。

            這尸體就這么笑著鉆了進來,我往后退,可帳篷就這么點大,我能往哪里跑?

            眼睛都不敢看尸體,因為那笑容太詭異了,還有那雙紅紅的眼睛,太妖異了。

            下一秒,我感覺什么東西掉在了我的褲子上,低頭看去時,一大堆白色的蟲子在褲子上翻滾,伴隨著一滴滴黑血,我一口干嘔。

            抬頭時,再次和那血紅的眼睛對視。

            ??“跟我一起吧!”尸體的聲音尖銳。

            ??“不要!”我右手抓著塑料叉子就捅了上去。

            下一瞬間,我睜開了眼睛,人整個坐了起來,看向周圍,哪里有什么尸體。

            摸了摸額頭,抬頭去看那碗沒吃完的泡面,再摸出手機看了看,剛好午夜一點。

            尼瑪,剛才那個是夢啊,怎么那么真實。

            我這一下也反應了過來,揉了揉眼,拿起邊上的手電筒就想出去。

            這時候帳篷忽然被打開了。

            我嚇的一個哆嗦。

            ??“尼瑪!”

            死死的抓住手電筒,隨時準備一擊,而這時候靈姐的面容出現了,但她身上穿的衣服很奇怪,好像是防護服。

            看到我的時候,她目光焦急“臭小子,還睡,快走!”

            我一個機靈,連忙起身,看向外面的時候,還有七八個人穿著防護服,剛想踏步,靈姐推住了我。

            ??“把衣服穿上,不然你能被蛇咬死!”她遞進來一套防護服。

            蛇?

            用手電筒照了一眼外面,人整個懵逼了。

            帳篷外,成片的小蛇在草地上昂首,但不是對著帳篷,而是對著靈姐他們吐信子。

            ??“快點,我們在防護服上面噴了藥水,穿上,快點回局里,尸體跑了!”靈姐呵斥了一句。

            我才驚醒,安耐著心里的恐懼,我穿上衣服,出來后,看了一眼帳篷周圍,密密麻麻的蛇在周圍。

            靈姐見我愣神,拉了我一把,然后我們七八人快速往大道走去。

            等我走后,我就聽到窸窣之聲,拿燈一照,那些蛇正快速褪去。

            ??“上車!”靈姐在車上說了一句。

            我回過神,快速上車。

            ??“這怎么回事!”

            上車后我問了一句。

            ??“回局里說!”靈姐眉頭緊湊,簡單出聲。

            我看她那么嚴肅也不敢說話了。

            一路警笛聲呼嘯,回到局里之后,我才發現有幾個大漢坐在會議室里。

            我跟著靈姐進去后,看了那些大漢幾眼,一個個看起來應該不是局子里的人,想問我忍住了。

            下一秒,靈姐開口“具體說說,你們看到了什么!”

            ??“哦,是這樣的大概十二點的時候,我們幾個做完夜班,就回家,聽到有叫聲,就過去看一眼,然后看到一個批頭散發的人往道上跑!”

            ??“我們以為是出了什么事情,因為這里今天死了人,我們是知道的,然后就去那邊帳篷看看,哪知道看到了一大批的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們就報警了!”

            一個濃眉大眼的大漢開口,說著話從兜里摸出一個塑料叉子。

            ??“這是我們在路上撿到的,這是那跑的人身上掉下的!”

            我看到這塑料叉子,眼神一縮,心里想到了什么。

            ??“好了,謝謝你們幾個的口供,很晚了,你們幾個可以先走!”靈姐指了指其中三人。

            這三個人點頭,起身就離開了,會議室就剩下了兩個中年男子。

            然后靈姐繼續問“兩位大哥,我知道你們是那邊捕蛇最厲害的,剛才沒有你們,我們也救不了我同事,不過,我很好奇,那蛇群是怎么回事!”

            我聽著話,有些疑惑。

            ??“警官,這個事情我也是第一次見,我抓蛇那么多年,根據我的判斷,那些蛇應該是在保護這個小伙子!”其中一個中年男子這時候看著我出聲。

            我神色一青。

            保護我?

            ??“小伙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我小時候聽我爹說過,蛇群圍聚,蛇首向外是保護蛇王的,這也是我敢讓這位警官和他同事去救你的原因!”見我疑惑,中年男子繼續出聲。

            ??“怎么可能?大叔,你別說的那么慎人!”我直接回答。

            ??“不管信不信,我跟這位大兄弟也合計過,我們兩個的判斷是不會錯的,那些蛇圍聚著,如果要害你,早把你咬死了,我長這么大,抓過的蛇不少,也搗過蛇巢,但這樣的事情,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

            這大叔繼續說著。

            我怎么聽怎么邪乎。

            靈姐見狀點頭“行,謝謝兩位大叔了,晚上給你們添麻煩了,這天色也不早了,下面有我同事,他們會送你們回家!”

            ??“客氣了,那我們先走了!”兩人也沒多話,只是說話的那個大叔多看了我一眼,我有點郁悶,蛇保護我,難道我還成蛇王了?

            正想著,門被關上,靈姐忽然轉身盯著我看,那眼神十分的嚴肅,我都被看毛了。

            ??“靈姐,你干嘛這么看著我,我真什么都不知道,有點懵,你仔細說說吧!”我出聲。

            ??“行,今晚的事情很簡單,幾個下班工人聽到你的喊聲,然后看到一個身影逃跑,之后到帳篷邊上,看到了大片的蛇,就報警了,我剛好在值班,就過去了,但我們都不敢進去,就叫了捕蛇人,順便我還去看了尸體,尸體不見了,你給我說說,這到底怎么回事,一件件來解釋!”靈姐點明了中心。

            我楞住了。

            ??“你說尸體不見了?”

            我腦海里想起了夢中的那一幕,然后看著桌子上的塑料叉子,難道,夢是真的。

            ??“那還有假,沒猜錯,就是那跑走的身影!”靈姐推斷。

            我后背一陣發涼,也就是說,剛才我做的不是夢,是真的,我拿叉子扎了那尸體,然后尸體跑的時候掉了叉子,才會被工人撿到?

            我也沒有隱瞞,將自己的夢說了一遍,但我說完后,自己都感覺很無稽之談。

            ??“靈姐,你信么?”我試探問了一句。

            ??“信,先看看資料吧!”

            這時候,靈姐把桌子上的一個文件袋扔給了我。

            我有些疑惑,打開后,看到了一張張照片,上面是一具具尸體,我看的皺眉,因為死狀都非常的慘。

            ??“仔細看看報告!”靈姐囑咐了一句。

            我拿出了一張紙張看了過去。

            ??“所有死者,尸體于當晚失蹤,了無音訊!”

            我豁然抬頭,驚駭的看著靈姐,也明白了靈姐為什么讓我守在了那里,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憤怒。

            似乎知道我要說什么。

            ??“別生氣了,知道事情的,局里和所里沒一個愿意去守夜,你剛來,不派你派誰?”

            靈姐輕描淡寫的說著。

            我瞪眼:“要是我夢是真的,我差點被那尸體給殺了??!”、

            我這話落下,靈姐忽然轉身“為什么,你不說你會被蛇咬死呢?你是唯一一個在案發現場的人,你見過那尸體動了?”

            由于字數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這啦,想看后續更多勁爆內容,

            后續請加,WX公眾號:guishushuogui(回復 5529)

            后續請加,WX公眾號:鬼叔說鬼(回復 5529)

            請戳下方“閱讀原文”去原帖閱讀哦!

            ↓↓↓↓點這里,看后續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Av毛片

                  <address id="rj5v3"></address>
                  <address id="rj5v3"><nobr id="rj5v3"><meter id="rj5v3"></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rj5v3"><form id="rj5v3"><th id="rj5v3"><progress id="rj5v3"></progress></th></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