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j5v3"></address>
        <address id="rj5v3"><nobr id="rj5v3"><meter id="rj5v3"></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rj5v3"><form id="rj5v3"><th id="rj5v3"><progress id="rj5v3"></progress></th></form>

            桂林排插價格社區

            美艷老板娘重金求子,只要強壯的農村小伙……

            樓主:GIF美女來嘍 時間:2021-11-09 16:52:49

            01

            這年頭,在很多不是太正規的報刊雜志上,經??梢钥吹揭恍┡丝侵亟鹎笞拥膹V告信息,內容都同出一轍,只要成功懷上孩子,就支付多少萬的巨額報酬。

            這樣的廣告信息,大多都是騙子刊登的,只要你上鉤,不但得不到錢,自己還會倒捐上一筆。

            一般有社會經驗的人,都是不會相信這樣的廣告信息的,但是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我卻相信了。

            我叫葉浩,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今年十八歲。

            我是個棄兒,是養父養母把我拉扯帶大的,他們視我為己出,為了供我上高中,家里甚至賣掉了唯一值錢的耕牛。

            高中畢業后,我選擇了輟學,因為家里的條件實在供不起我上大學,輟學后我去了墨城,開始了孤獨的打工生涯,我的想法很簡單,我就想通過自己的雙手,讓養父養母過得輕松一點。

            但令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前幾天,我養父在老家干活的時候,一不小心從山坡上滾下來把腿給摔斷了,光那手術費就得十萬塊。

            我家窮得叮當響,哪里來的十萬,醫院方說了我養父要下個星期再不動手術的話,下半輩子就只能是個癱子了。

            我剛出來打工不久,身上根本就沒有積蓄,就在我焦頭爛額的時候,偶然從一報紙上看到了一則借種的信息。

            那信息上說的,只要面試通過,當即支付報酬二十萬。

            我也知道這樣的信息大半都是假的,當時我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撥通那報紙上的電話號碼的。

            電話通后,那頭很快傳來了一清冷的女人聲音,對方讓我把自己的基本信息和照片發過去,讓她看看。

            我猶豫了一會便發過去了,那女人很快就回了我信息,說約我在月彎彎咖啡館見面。

            我心一橫,就去了。

            到目前為止,我還是個處男,即使是為了錢,我還是希望對方不是一個丑八怪才好。

            在月彎彎咖啡館的包房內,我見到了汪芬,當時我傻逼愣住了,這女人不但不是丑八怪,而且長得國色天香。

            汪芬是個很性感很漂亮的女人,她那皮膚白皙,眼睛大大的,她穿著性感的肉色絲襪,腳下蹬著粉紅的高跟鞋。

            “你叫葉浩,高中文化,農村人?”我在她對面剛剛坐定,汪芬用平靜的口吻問道。

            汪芬問后,我木訥的點頭,現在我的心下在翻涌著,我沒想到對方是這么一個大美女

            短暫的見面后,汪芬帶著我去了濱海路一高檔的別墅小區。

            在一棟二層樓的別墅內,汪芬讓客廳里站著的另一個女人給我做檢查,這女人叫張小薇,是汪芬老公的表妹。

            和汪芬一樣,張小薇也有著性感的長腿和漂亮的臉蛋,張小薇是學醫的,她利索的給我抽了血,之后還給了我一個塑料杯子,說是要檢查我精子的質量。

            我很尷尬,但是為了養父的醫藥費,我還是按著張小薇的要求,在洗手間自己用手解決了一下。

            在完成兩樣采集后,張小薇就走了,而我的心一直是懸著的,我害怕身體出啥毛病,和這樣的美差擦肩而過。

            約莫一個多小時后,張小薇帶回來了檢查的結果,我是健康的,是個身體棒棒的老爺們。

            “恩,行,你看看這協議,要是同意就在上面簽個字?!痹诖_定我身體健康后,汪芬把一份早就擬好的協議書推到了我的面前。

            那協議書上有三條內容,第一條,在借種期間,男方必須辭去所有的工作,住進女方提供的住所,第二條,此事必須百分百保密,不允許向任何人泄露,第三條,直到女方懷孕后,男方才算任務完成,可自行離去。

            這是一份保密協議,那協議上說了,只要男方違反其中任何一條,將退還女方支付的二十萬酬勞,外加五十萬賠償。

            我看完協議忍不住皺起眉頭問汪芬:“我簽字了,錢什么時候付給我?”

            這正是我關心的,這錢一關系到我父親的醫藥費,二關系到這借種事件的真假。

            雖然汪芬她們搞了這么多套路,但是我心里并沒有完全確定這事情的真實性,要知道這世界騙子的手段那是層出不窮的。

            “哼,哼,土包子,難道我還會少你錢不成?”汪芬聽到我的話冷哼了一聲,她直接叫我把銀行卡號給她。

            我也不生氣,立時把銀行卡號報給了汪芬。

            很快,我的手機里就收到了銀行的匯款信息,汪芬真的給我轉了二十萬,這讓我心下那是激動不已,當即我也就把字給簽了。

            之后,汪芬讓張小薇開車把我送出了別墅小區,她說給我一天的時間,讓我安排我的瑣事,明天下午,她派車過去接我。

            給我養父轉完錢后,我又辭去了工作,退掉了租房,第二天我正式住進了汪芬給我提供的別墅。

            昨天我來這別墅的時候,這別墅內只有汪芬和張小薇兩個人,但是今天情況完全變了。

            現在別墅的門前有身著西服的大漢在那里站崗,屋內的沙發上,除了汪芬和張小薇外,還多了一個面色蒼白,身體纖瘦的男人。

            那男人現在正冷著眼上下的打量著我,他穿得雍容華貴,翹著二郎腿始終一言未發。

            后來,我知道了,這男人就是汪芬那不育的老公。

            我在這別墅住了下來,房間就在汪芬和她老公房間的對面,晚上躺在床上,我的心里既緊張,又有些期待。

            現在我住進了這地,汪芬隨時都有可能讓我過去和她睡覺,讓她懷孩子,對干這樣的事,說實在的,我沒有經驗。

            這天,睡到半夜的時候,因為想多了,我有些尿急起來,出去上洗手間的時候我經過了汪芬的房門口。

            汪芬房間的門是半掩著的,房里竟然傳出了令人難以忍受的聲音。

            我一驚,不是說她老公不行嗎?他倆怎么會……

            我十分好奇,忍不住把腦袋往汪芬房間的門里探了探。

            02


            將頭探進汪芬房間的門后,我嚇了一跳,不得不感慨這城里人真會玩,居然是借助一些外物……

            通過這次偶然的觀察,我確定汪芬的老公不但是不育,而且連那方面的能力一絲都不具備。

            自始至終汪芬的老公都是冷著臉的,他那樣子就像和汪芬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一般......

            這晚,再躺在房間內的床上,我怎么也睡不著了,

            汪芬的身材真的太好了,她那小腹平坦沒有一絲贅肉,她那皮膚和長腿,是男人見了,就會忍不住咽口水的。

            日子就這樣過著,自住進汪芬提供的別墅后,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會有人專門送來,汪芬給我開的伙食是相當高的,每頓飯除了魚蝦之外,還有讓男人大補的各類濃湯。

            對汪芬他們的安排我很理解,我想他們肯定是想讓我調理好身體,然后再讓我去和汪芬生孩子,花了這么昂貴的代價,誰都希望小孩以最健康的狀態出生。

            時間一晃,五天過去了,這天早上,汪芬的老公早早的出了門。

            汪芬的老公一走,我的小心臟就開始撲通,撲通了起來。

            這幾日,我吃好的,喝好的,我的身體已經養得棒棒的了,汪芬老公一走,這屋內就只剩下我和汪芬兩個人了,這樣的環境正適合干我讓她懷孩子的事。

            現在我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報紙,汪芬穿著睡裙走出來正在客廳的飲水機前倒著開水。

            汪芬的睡裙是半透明的,修長的玉腿在裙子內若隱若現。

            我從汪芬背后瞟著她,喉頭在來回的鼓動著。

            令我想不到的是,汪芬倒了杯開水后,直接走到我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妖嬈的把睡裙向上提提后,開始打起了電話。

            “喂,小薇,你啥時候過來,今天是我開始排那個的日子?!蓖舴夷弥謾C正在問著。

            她這話,讓我心中有些激動起來,我是個上過高中的人,對汪芬口中排那個的日子,我也是略知一二的。

            今天是汪芬開始排那個的日子,那是不是說從今天開始她就要和我睡在一起懷孩子了?

            我突然明白了汪芬這幾天一直不找我那個的原因了,原來她是在等待她的大日子,這樣的日子,我和她在一起,她懷孕的機率會大大的增加的。

            這樣一想之后,我的小腹不由得有些發熱。

            我不時瞟著汪芬睡裙下的小腿,心里那是變得癢癢的了。

            汪芬是個漂亮得接近完美的女人,她那皮膚白白的,滑滑的,就像牛奶般白皙和有光澤。

            “那好,我在家等你,等你過來了,再安排讓我懷孕的事?!蓖舴覓煜铝穗娫?。

            她的話,讓我的小心臟跳的更加的猛烈了。

            “葉浩,你看什么看,沒見過女人的腿嗎?”汪芬發現我正在瞟她了,她冷哼起來,語氣甚是不滿。

            我小臉忍不住一紅,說真心話,異性對我這樣的純情小男人太有吸引力了,汪芬這樣美麗的女性,其吸引力更是大到了爆表。

            “沒,我沒看你的腿?!蔽医Y巴的回應著汪芬,被她這樣指責,我這面子上感覺有點掛不住了。

            “哼,哼,鄉巴佬,記住你的身份,你只是我花錢雇請的一個工具,你心里別給我打其他的鬼主意,不然就讓你滾蛋!”汪芬很不友好,她冷眉豎著,胸膛挺著,那是一副不屑和命令的語氣。

            我愣了一下,暗自有些惱怒,我只是她雇請的一個工具這話是不假的,但我這工具有點特殊,我是幫她懷孕的工具。

            我不打她的鬼主意,我怎么讓她的肚子大起來了?

            當下,我認為汪芬在裝,她今天排那個,等張小薇來了,馬上就會安排我和她一起懷孕的事,現在這女人竟然還在對我說這樣的話!

            為什么要等到張小薇來了再安排我和汪芬懷孕的事,我是有點懂的。

            張小薇是學醫的,我估計汪芬是要張小薇給我們指點,怎么樣才能夠提高懷孕的機率和質量,要知道這些有錢人,對懷孩子這事可是很講究的。

            只是干這樣的事,要張小薇一個女人給我們指點來,指點去的,肯定會很不自在的,但是沒辦法,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不自在也得忍著了。

            客廳內,現在陷入了沉寂,汪芬指責過我后,便冷著臉坐在沙發上玩起了手機。

            我不再偷瞟汪芬的腿,反正等會我們就要一起躺在床上懷孩子了,等到那個時候,看腿就只是小事了......

            沒多久,張小薇就來到了別墅,汪芬現在站起身去給她開門了,從背后看著汪芬那半透明睡裙內若隱若現的花邊安全褲,我忍不住連連的咽起了口水。

            03

            今天張小薇穿著一條深灰色的裙子,裙擺在她膝蓋上方大約十厘米處擺動著。

            修長的美腿上套著性感的黑色絲襪,她短發披肩,臉上有迷人的微笑。

            “來了!小薇,我們進房去說?!蓖舴彝熳埿∞钡母觳苍谡f著。

            “好?!睆埿∞睍牡男χ?,瞟了我一眼后,便隨著汪芬直接進了房。

            我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心里那是心急火燎的,不停往汪芬房間看。

            “葉浩,今天你的身體狀態行不行?”終于,張小薇出來了,她從二樓的樓梯口下來后,直接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可以,還行?!蔽一卮鹬鴱埿∞钡脑?,我心里想的是,終于要上正題了。

            天啊,我這小心臟怎么有些莫名的緊張了?

            “可以就行,把這個拿著,去洗手間自己解決一下?!睆埿∞卑岩恢婚L腿搭在另一只長腿上后,瞇著眼睛把一個塑料杯子遞向了我。

            這一下我有點懵逼了,張小薇這是要干什么了,難道又要檢查我那個的質量?

            “上次不是檢查過了嗎,你不是說我是個健康的男人嗎?”我接過張小薇手上的塑料杯子,一臉懵逼。

            “上次是檢查過了,但這次不是要檢查你的身體?!睆埿∞鄙畛恋膶ξ倚α诵?。

            張小薇的話,讓我更加懵逼了,我問她:“不是要檢查我的身體,你給我塑料杯子讓我自己去洗手間解決干嘛了?”

            “這次是要你的精華,給你的雇主人工授精?!睆埿∞钡穆曇粲朴频捻懥似饋?。

            張小薇的話,差點讓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什么,人工授精?”我起身望著張小薇無比的激動。

            這次,張小薇不屑的對我翻了一下白眼,她對我說道:“不然呢?難道你以為給了你巨額的報酬后,我表哥還準備把老婆也送給你睡?”

            張小薇的話就像一盆冷水直接淋在了我的頭上,是啊,我真他媽想多了,天底下哪里有這么好的事?

            現在我的心下,是無比失落的,一想到汪芬那長腿細腰的模樣,我的心里就像突然被人掏走了什么。

            按著張小薇的要求,我到洗手間自己解決了一番,等我把塑料杯子拿出來交給張小薇后,張小薇就上樓了。

            張小薇是學醫的,她做這人工授精的事可謂小菜一碟,至此,我懂了,汪芬為什么要張小薇來了再安排她懷孕的事了。

            從那天開始,張小薇就在這別墅內住了下來,她和汪芬住在了一屋。

            也從那天開始,張小薇每天都要給我一個塑料杯子讓我自行解決一番。

            張小薇說的,這是汪芬的特殊時期,每天都給她人工授精一次,可以大大的增加她懷孕的機率。

            一個禮拜就那樣過去了,張小薇停止了對我的壓榨。

            現在我有這樣的心思,那就是我希望汪芬趕快懷孕,完事了我好打包走人。

            知道了前面只是在做白日夢而已,我一刻都不想在這別墅里多呆了。

            每天面對兩個穿著性感的大美女,卻要拿著塑料杯子自己解決,這簡直就是一種侮辱和折磨。

            早知道是這么個情況,我養父又沒有摔斷腿的話,多少錢我都不會來!

            汪芬和張小薇明顯看不起我,她們見到我,大部分時候神色都是冷冷的,即使是來找我要東西,張小薇都很少會給我好臉色看。

            我知道這兩個女人看不起我是為啥,想我一個大老爺們,為了錢來干這事,讓別人誤以為我是好吃懶做,人品低下的人也是很正常的。

            又過去了一個星期后,汪芬的大姨媽準時的來了。

            人工授精失敗了,汪芬沒有懷孕成功。

            汪芬的老公也準時到來,知道這情況后,他病怏怏的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甚至還有一股溫怒。

            “下個月得抓緊點,等你排那個的時候,一天多讓他那個幾次?!?/span>

            這是我在不經意間經過汪芬房間門口時聽到的她老公和她的對話,這病怏子的話,讓我心里苦水直流。

            他說的多那個幾次,肯定是讓我拿塑料杯子多進幾次洗手間,這家伙說得云淡風輕的,他真當我是鐵做的啊。

            我心里那是一千個不同意那病怏子的話,他要是肯讓汪芬和我真正的多來幾次,我還能勉強同意,至于他讓我自己解決,那真的太傷身體了。

            到下個月汪芬排那個的時候,我準備拒絕病怏子說的那做法,我來的時候,只同意幫汪芬懷孕,我可沒同意陪著她玩命!

            汪芬的老公這次來走了之后,他很長時間都沒有再來過這邊,我從汪芬和張小薇的對話中聽出,這病怏子好像不在墨城工作,他好像在港城那邊,據說在港城那家伙做了很大的生意。

            這是個電閃雷鳴的夜,閃電撕破長空,暴雨正傾盆而下。

            這天,我睡到半夜被尿憋醒后,我去上洗手間經過汪芬房間門口的時候,我又聽到了那些聲音。

            那病怏子不是沒來嗎?這房間里睡了兩個女人,這聲音是怎么發出來的了?

            站在汪芬房間門口,我的心里那是充滿了好奇。

            我輕手輕腳的轉動房門上的鎖,門竟然沒反鎖。

            門慢慢被推開了,房間里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了,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我這么緊張,一是被刺激的,二是我真的無比好奇。

            這房間里要是睡的是汪芬一個人,有些聲音發出來我還能覺得正常,因為汪芬房間里是有工具的,這女人耐不住寂寞,很可能自己會來。

            好奇害死貓,我將門推開一半后探頭進去,看到了令我張嘴結舌的一幕!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Av毛片

                  <address id="rj5v3"></address>
                  <address id="rj5v3"><nobr id="rj5v3"><meter id="rj5v3"></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rj5v3"><form id="rj5v3"><th id="rj5v3"><progress id="rj5v3"></progress></th></form>